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次口径穿甲弹 >

为何战列舰要齐射而不是轮流射击?

发布时间:2019-07-14 12:2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在雷达出现以前的时代,轮流射击不是能够更好的校准射击角度提高命中率吗?

  在舰舰炮战时,战列舰首先进行的是semi-salvo fire(半齐射),也就是前甲板炮群、后甲板炮群的轮流射击,或者说前后主炮交替射击。此时战列舰处于修正炮击误差阶段,前后炮轮流射击,可以让校射速度加快一倍。当某一次semi-salvo fire出现了覆盖敌舰的情形时,意味着射击参数全部找准,战列舰从半齐射进入效力射(齐射)阶段。

  齐射时每门炮是100%同时开火,或是用自动延时机构,让多联装炮塔的每枚炮弹有0.1~0.3秒的间隔,在火炮战舰时代,两种都有人尝试过。其实同时开火并不意味着炮弹之间就一定会互相干扰,延迟0.几秒也不意味着能够避免互相干扰,炮弹的尾流可是会延续几百米的。

  看过就会知道,军舰为了克服各种摇摆费了多大力气。而实战中情况更加复杂,距离的标定,方位变化率和距离变化率的测算,火炮本身的微调等等设计诸元瞬息万变。

  以上这些时时变化的数据,都需要手工进行解算(一战后出现了弹道计算器,机械式的哦),并传输到各个炮塔(如果由主炮射击指挥仪的话),各个炮塔再根据收到的数据旋转炮塔、俯仰炮管,直至开炮。

  再到后期,主炮指挥仪会跟一个瞄准镜联动,瞄准手通过这个瞄准镜瞄准目标,主炮指挥仪会自动带入方位角等数据,再根据解算后输入(或者自动输入)的方位变化率等参数,解算出炮塔需要旋转多少度、俯仰多少度,炮塔再依照这个参数进行调整,以“模拟”瞄准镜的运动方式。

  而二战时,炮塔依然处于“炮手要根据主炮指挥仪传来的数据调整俯仰角(for Gun Elevation Oder)和方位角(for Gun Train Order)”的时代。

  设计诸元瞬息万变,技术所限只能选某一个时间点进行解算,所以在主炮指挥仪传来的数据适合的那一刻所有主炮进行

  而到了现代,瞄准手(或者雷达)通过瞄准镜(炮瞄雷达)运动,而同时火炮自动随着瞄准镜的运动而运动,炮管的指向永远与弹道计算机结算出来的最优解相符,也就无所谓齐射不齐射了。

  二战后期的美国战列舰比如南达北卡衣阿华装备了炮塔RPC系统(也就是上面说的火炮自动随着瞄准镜运动而运动),也就对齐射的要求没那么严格了。

  最典型的一个状态就是,二战后期的美畜战列舰进入快速效力射之后,只需要任意两门主炮塔装填完毕即可开火。

  战列舰的主炮一般最少需要六门,这样一次半齐射就有三门炮,刚刚够校正落点了,这样可以加快校射的速度

  日德兰一战中德国战巡采用的就是这种射击方法,在远程射控技术尚不完善的一战前中期,双方战巡高速剧烈机动使得火控系统计算射击诸元十分困难

  前卫战中装备坡伦系统(对德舰的剧烈机动很有效)的英国战巡玛丽女王用齐射痛击了塞德里茨,而德国战巡德芙林格则运用半齐射的方式对女王形成跨射,紧接着转为速射(效力射)模式,目标被连续击中,最终爆炸沉没

  影响射击的因素有很多,横摇与纵摇是最关键的,所以早期炮手们都选择舷侧射击,因为这样就可以忽略纵摇的影响,而舰体横摇到水平位置的时候就射击,各炮手各自为战,这种方法效率是底下的

  19世纪末皇家海军上校珀西斯科特引领了炮术革命,就是有答主提到的连续射击法

  与此同时主力舰的交战距离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日俄战争时期双方战舰在7千米的距离上都能取得命中,结果就是弹道变得高抛,纵摇的影响也不能忽略了,如果此时再采用人力修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最后,流程就变成了这样:火控系统计算射击诸元,陀螺仪与和液压系统控制所有主炮的俯仰角与方位角来修正横摇与纵摇,指挥仪下达射击指令,主炮齐射

  采用齐射的方式可以统一计算射击诸元,统一计算修正,效率比以前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当然这需要火控系统足够可靠

  看了目前排名第一的回答感觉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是看完了没明白说了些什么。我的理解是答主君很精确的解释了什么叫 齐射 的概念。

  其实就一点:海战的不断发展使战列舰对战时拉开的距离愈来愈大,为了保证命中率,必须齐射。

  意大利与奥匈帝国之间的利萨海战,是舷旁列炮铁甲舰时代的海战。这与帆船时代的海战几乎没有区别,正常情况应是双方战舰排成两列平行炮战,作战距离以百米计(当然特格霍夫的那一撞是浓雾混战之后的事儿了)这个时候由于滑膛炮依然大量存在,齐射与线列步兵排队枪毙一样,成为必然。

  以后四十年的时间,船体在变大,铁甲在变厚。然而,由于火药技术没有跟上前者的步伐,一个守强于攻的局面出现了。以至于面对铁甲舰时,击穿他们被认为是不现实的。而使他们失去战斗力的方法仅有一个:烧。

  这真的不是一个笑话。黄海海战中,联合舰队的速射炮洗遍了两铁甲舰的甲板,却始终无法击穿厚厚的中央铁甲堡,从而证明靠巡洋舰来对付战列舰是个笑话。就算是带装甲带的经远来远两巡洋舰,沉没的经远是因为进水过多,而来远被活活烧成了骨架依然开回了港口。后来战列舰沉没的几大主因——弹药库或锅炉爆炸,一个都没有。下图是战后的来远舰,甲板被烧到仅剩骨架

  这一段时间可以说是战列舰主炮比较沉寂的时代。他们击不穿对手的铁甲带,大口径带来的低下射速进而带来的低下命中率,个人认为,他们的意义比不上能够洗甲板的速射炮。至于齐射,谁在乎呢。

  前无畏时代,主炮数量没有改观。然而由于观瞄设备以及火药技术的发展,10年时间,舰队的作战距离暴增了一半以上。日俄对马海战,6000米上即首先发炮。(这里给一下黄海海战的作战距离,最远5300米,通常在3000-4500米之间)想想吧,六千米的距离上,在一个移动且不稳定的平台载具上用火炮攻击另一个长度不过150米的另一个移动物体,击中的可能性能有多少。加上前无畏舰主炮射速极慢,由于火炮必须回复到一定角度才能装填导致1-2分钟才能打出一发,命中敌舰的确需要水兵大量的训练和熟练的技术。再这样看来,齐射更加成为一个增强命中率的必然选择。

  轮流射击或者说单发校射在陆地上毫无问题,但是在海上,需考虑到两个射击平台都是移动的,校射难度对于陆上的固定目标大出不少,齐射与单发射击都能起到校射功能但前者火力投送量更高。且战场上时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马海战中被集火的苏沃洛夫公爵号从开火到完全失去战斗力仅仅12分钟。

  1905年,划时代的无畏舰出现,战列舰主炮数量成倍增加。同时,观瞄设备和火炮(炮弹,倍径等)的进一步发展再次成倍拉开了炮战距离。到了1916年的日德兰,前卫舰队的开跑距离拉到了21000码,主要作战距离也有14000码(1码=0.914米)。在这个距离上的命中率数字如下:

  德国公海舰队第一和第三战列舰分舰队总共发射1904发大口径炮弹,平均每舰119发,每门炮10.9发(携带量为80-90发); 战列巡洋舰共发射1670发大口径炮弹,平均每舰334发,每门炮37.95发(携带量为80-90发)。共计发射大口径炮弹3597发,中口径炮弹3952发,小口径炮弹5300发,大口径炮弹命中确认120发,平均命中率3.33%,中口径和小口径命中107发,平均命中率1.16%;

  英国战列舰总共发射大口径炮弹4598发,其中有15英寸炮的1239发,平均命中率2.17%。

  这个时代的炮战主要还是平行炮战形式,因为无畏舰主炮塔基本都在舰体中轴一字排开。同样,日德兰海战中主要的战列舰损失基本都是在平行炮战中(仅有博美拉尼亚一舰战损于鱼雷)。

  从铁甲舰时代到无畏舰时代,齐射都只有一个目的:减小高距离下炮弹散布带来的影响,增加命中率。

  单炮门散步基本上是长轴:短轴3:1的椭圆,鸭滑199x年换新药包散步左右界200m了已经

  单炮门连续击发形成某数量样本统计学意义和某数量齐射是一样的,但是对于进入效力射所需的距离/方位精度来说,顺次射击是线性到达,而齐射第一轮落弹就达到了顺次射击最后一发落弹所得到的统计学数据......

  随着交战距离增加,集中瞄准的全重型火炮齐射就在命中率上对各炮位独立瞄准轮流射击形成优势。

  当交战距离比较近时,弹道相对低平,目标在弹道上的垂直投影更长,不需要精确地校射(调整射程),火炮就能够在较大的俯仰范围内击中目标。

  当交战距离增加,弹道就变得越来越弯曲。目标在弹道上的垂直投影变短,火炮能够命中目标的俯仰范围非常小,需要精确地校射。

  而考虑到火炮的误差(散布)随射程增加,按照统计学原理,远距离交火时同时投掷更多的炮弹(采集样本数量),更便于测出与目标的偏差值。而转入效力射击后齐射也同样更容易先获得命中。

  1. 各炮位需要观测弹着点来决定下一发如何修正,所以各炮之间需要间隔几秒以分辨每个水柱是哪个炮位的

  2. 由于船体的复合横摇,在下令射击的时候,实际上各个炮位还是要炮手自己决定在船体在什么位置的时候进行击发,这样才能保证命中率,因此现实上也不肯可能完全齐射。

  火炮射击有两种误差,一个是瞄准误差,一个是散布误差。瞄准误差顾名思义,而散布误差可以理解为是弹药制造误差引起的,在射击过程中无法消除。舰炮齐射是在经过校射消除瞄准误差后才进行的,以保证弹群以目标散布中心、几乎同时到达,提高命中的概率。

  弹群同时到达,这一点很重要。大家看过电影中战士从一个弹坑跳到一个弹坑躲炮弹的镜头,其原理是由于散布误差,两发弹几乎不可能打到同一点;但是如果弹群是同时到达的,就无处可躲了。

  现代火炮作战即使是单炮射击,也会争取齐射的效果的,如多发同时弹着射击技术。

  在战列舰时代,火炮基本不可能做到首发直接命中,因此舰炮射击是需要校准的。一般在远距离射击时会采用齐射,近距离射击时两种方法差别不大。我们知道,炮弹飞行是需要时间的,战列舰主炮一开火那炮弹一飞就是十几二十公里,这些炮弹在空中是需要飞行一段时间才能击中目标的。而军舰上的观察员只能通过观察炮弹落到水面上的水花来判断下一轮射击需要如何修正,比如炮口抬高一度或者向左偏一度啦之类的。如果采用齐射的话,即使存在散布,从远处看这些炮弹形成的水花还是比较密集的,调整起来比较方便。如果轮流射击的话,那么至少会出现两种情况:首先,由于水花出现后不会立即消失,这会导致观察手不知道哪陀水花是哪根炮管发射的哪发炮弹造成的。。。其次,就算知道是哪根炮管发射的炮弹后,学过三角函数的朋友们都能理解,这个观察手需要面临的计算量有多么的恐怖。。。嗯。。大概就是人家算一遍的东西你要算9-12遍不等(多一根炮管多算一遍)。真要打起仗来,这么做的后果就是人家四五轮齐射都过来了,我方还在解数学题。。。这里还有一个冷知识可以了解一下。由于大部分战列舰采用的炮塔都是多联装炮塔,这使得火炮在发射时产生的气流会相互干扰,从而影响射击精度。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齐射时三联装炮塔的中间那根往往会延迟一小会儿击发,从而避免气流干扰。

  精度不是关键的,关键的是对开阔视界上目标实施密集打击。(喀啾沙也是这样搞的)

  在近距海战中先发制人,出奇制胜太重要。齐射打不死,就得跑了。轮射容易暴露目标啊。

  感觉在实战中,利用轮流射击的间隙来校准比较的不可靠,战时海况变化会非常大,而且目标移动会比较没有规律,争取第一波攻击的成功率才是王道。

http://caracurran.com/cikoujingchuanjiadan/28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